掘金社区

中国量化投资人才现状(转载)Pinned highlighted

永远在路上 发表在策略研究 2018-08-27 10:49:31

策略研究
702
0
0

摘要: 量化投资在国内市场上已经形成券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以及期货界四大派系。虽然这是从行业上划分的,但在策略运用以及交易风格上,这四大派系也存在不小的差异近几十年来,从赌桌上演化而来的宽客一直在华尔街上 。。。

量化投资在国内市场上已经形成券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以及期货界四大派系。虽然这是从行业上划分的,但在策略运用以及交易风格上,这四大派系也存在不小的差异

近几十年来,从赌桌上演化而来的宽客一直在华尔街上傲视群雄,并且时而兴风作浪。随着2008年的一场金融海啸,不少华人宽客转战中国资本市场。

而随着2010年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的相继推出,中国资本市场上宽客身影正日渐活跃,量化投资也开始如火如荼。但限于金融工具创新和制度完善等因素,量化投资在中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从萌芽到转折点

1971年,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发行了世界上第一只指数基金。也就是说,量化投资在境外已有40多年的历史了。但在国内,量化投资的历史还非常短暂。

“某种意义上,是2005年开始的ETF套利拉开了量化投资在中国的序幕。”长江证券金融衍生部总经理陈皓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陈皓当时就职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从事金融衍生产品的研究开发。

在ETF套利之前也有些机构进行可转债套利,但显然是小荷连尖尖角还没露出来。

2010年前,ETF套利可以说是国内量化投资的主流品种,但随着进入的淘金者越来越多,套利空间日渐狭窄。2009年前后,数位券商衍生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项业务日渐难做。

也就是在2005年左右,一些卖方研究机构开始进行量化投资研究,但限于金融衍生工具的匮乏,所开发的策略无非就是量化选股、量化择时等。

同时,由于当时A股市场持续低迷,机构在量化研究上的投入也是捉襟见肘。“当时在量化研究方面做得还不错的某家机构团队一度濒临解散,成员四处求职,但也没什么机构愿意接纳。”一位资深金融工程分析师向本报透露。

转折点是在2009年左右,当时随着金融海啸的爆发,华尔街华人中最优秀的交易员江平、当时就职于巴克莱的李笑薇等一批海外量化投资人才相继回国。

紧接着,诸如富国沪深300指数增强基金等采用量化方法进行投资的产品也相继推出。

群雄逐鹿:四大派系

2009年量化投资热潮之后,经过两年多的发展,量化投资在国内市场上已经形成券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以及期货界四大派系。虽然这是从行业上划分的,但在策略运用以及交易风格上,这四大派系也存在不小的差异。

目前,券商行业中从事量化研究与投资的人占多数,而且根据不同的目标客户形成了一家券商内部共存几个量化投资团队的局面。

以海通证券为例,该公司研究所的量化团队主要针对机构客户,经纪业务部门下属的量化团队主要针对大额零售客户,当然这两者属于卖方性质,此外,资产管理部门的量化团队主要针对所发的集合理财产品,衍生品团队则接近于自营性质。

量化投资的崛起,正悄然改变着卖方研究的业务结构,一般实力雄厚的卖方研究机构都形成了宏观、策略、行业研究、金融工程四马齐驱的研究格局。
目前,券商集合理财产品中采用量化投资的有10只产品,其中国泰君安资产管理公司有6只产品,但规模不大,都只有2亿元左右。

公募基金中,第一只量化基金出现在2004年,但直到2009年开始才出现加速迹象。

2009年,指数型基金发行井喷,指数基金经理一将难求。本报统计,目前共有13家基金公司推出了15只主动管理型量化基金,总规模约241.04亿元,仅占公募基金总规模的百分之一左右。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金业绩排名都相对靠后。

当然,一些公募基金还有专户产品,主要通过股指期货量化对冲,但相关数据外界不得而知。

私募一直可谓“船小好调头”,虽说也存在诸多限制,但在量化投资方面也开始了较早的试水。特别是股指期货出炉后,私募向对冲基金的转型尤为便捷。

2006年9月,深圳天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康晓阳发行了深国投·天马,这是有记录的第一只阳光化量化私募产品。

本报不完全统计,目前阳光私募量化产品共有26只,从成立以来的业绩看,14只产品净值在面值之上。

期货界也是量化投资的主要阵营。国内期货市场最早的量化投资者以现货商为主,主要做一些内外盘的对冲套利。2008年熊市之后,市值保值需求凸显,一些私募开始对一些与期货相关的证券进行套保。此外,期货公司也纷纷成立了金融工程部。

申万期货研究所副所长何小明告诉本报,鉴于期货市场存在主力品种投机性强、流动性好、套利机会多等特点,期货市场更适合做量化交易。
尴尬:数据、工具、监管、制度

没有什么新鲜事物发展是一帆风顺的,量化投资亦不例外。

“量化投资可运用的方面很广,但这两年市场低迷是很大的一个制约,有些机构出于成本考虑,已经在控制量化团队的人数,甚至减员。”上述金融工程分析师告诉本报。

除了市场环境因素外,数据的准确性、金融衍生工具的匮乏、金融监管的制约以及相关制度的滞后,都是量化投资在中国发展所面临的尴尬。
“和华尔街相比,国内量化投资发展的最大障碍就是金融衍生工具太少,很多策略无法运用。”郑旭告诉本报。

郑旭曾在美国得克萨斯大学任教,后又在华尔街任职,2006年回到中国,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他表示,金融管制也在制约着金融创新,而且量化投资人才也是很欠缺的。

做量化投资,毫无疑问,数据是基石。但富国基金另类投资部总经理李笑薇告诉本报,国内数据的不精确一度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

长江证券首席金融工程分析师范辛亭也遇到了这个问题,他从事量化宏观的研究,数据的制约使得研究有时难以进展。

金融创新工具的匮乏,令很多策略无法运用。“国外对冲基金操作手法有很多种,但国内也就是2010年以后才有融资融券、股指期货这些工具来做些对冲,而且融资融券的业务规模还明显局限于现行制度。”海通证券量化投资高级分析师何国凌对本报表示。

工具匮乏也使得很多量化投资人才有施展不开手脚的感觉。江平就是最好的例子。江平回国后,于2009年5月成立了江平超级价值1期,但产品业绩一直表现平平。

江郎才尽?更多的人认为这不过是水土不服而已。因为江平在华尔街大部分投资标的是债券、外汇和金融衍生品等相对容易通过量化的方法进行分析的品种,而在国内,这些还基本属于空白。

不过我们还是能看到一丝曙光的,2月13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推出国债期货仿真交易,另有消息称该机构正在酝酿推出沪深300指数期权。
“量化投资在制度上也存在很多尴尬。”国信证券金融工程研究员戴军表示,从大的方面来说,沪深300指数期货的标的都是大股票而无小股票,因此并不能完全对冲市场风险;从小的方面来说,公募基金受法规限制只能做套保,目前更多地只能进行指数基金的自动化管理。

戴军还表示,目前证券研究员不能涉及期货,这就对卖方研究机构开展商品期现套利策略也形成了阻碍。

券商资管宽客:寻觅“独立天空”

目前,直觉投资者依然是国内市场的主流,以基本面研究和价值投资理念为主导的券商行业中,量化部门更多只是锦上添花的一个小分支

“我们需要能够忍受寂寞。” 国泰君安资产管理公司量化投资部总经理李玉刚回忆起十年来与公司量化团队探索券商资管量化道路的过程时,不禁感叹道。

目前,直觉投资者依然是国内市场的主流,以基本面研究和价值投资理念为主导的券商行业中,量化部门更多只是锦上添花的一个小分支,券商对这一分支能在未来有多大的空间并没有太上心。

“很多机构里的金融工程部沦落为装点门面的工具。直至今日,许多人,甚至包括一些原先做过金融工程研究的同行,仍然在问量化投资到底有啥用?”李玉刚对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表示。

而其中,一些宽客已经渐渐浮出水面,期冀着在充斥着直觉投资者的券商资产管理行业中找到自己独立的天空。

券商宽客:数量化研究起步

2011年3月,国泰君安发行了券商集合理财产品中的第一只量化对冲基金——国泰君安君享量化,一日售罄,募集资金5.08亿元。随后的7月~8月,更是创下一月内连发5只对冲基金的发行纪录。

作为首家将量化基金推进公众视野,用集合理财这一公开发行产品的方式在A股实践量化投资的券商,国泰君安在量化研究上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而是已经进行了长达12年的探索。

国泰君安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章飚领导的量化投资团队创建了券商资管中的第一个量化投资部,也率先将套利策略、结构化产品成功应用于客户资产管理。

继国泰君安之后,中航证券、东方证券和浙商证券也在去年陆续发行量化集合理财产品,据Wind数据估算,目前10只量化券商理财产品的规模为16亿元左右。虽然,相比起整个券商资产管理行业近300只产品和1300多亿元的规模,券商宽客们仅仅分食了一小块的蛋糕,但是,券商宽客的力量正在成长。

除了公开的集合理财产品之外,一些券商的资产管理部也在非公开发行的客户资产管理领域进行量化投资尝试。

广发证券在2006年就成立了一个产品创新部,部门的负责人章早立以及他的团队也成为了广发证券资产管理部量化研究团队的开拓者。

2009年,章早立带领结构化金融产品团队推出系列结构化资产管理产品,而这一系列的产品所运用的,正是量化投资策略。

据了解,目前,多家券商都已经设立了量化投资部门,包括国信证券、华泰联合证券等券商都已经在量化投资中进行尝试。

“经过多年的非公开化实践之后,我们也想把自己的量化策略放在集合理财的平台上。”章早立说。

在公开化平台上与其他投资人一较高低,多年来埋头于数据库建立和模型研究的券商宽客们正逐渐走向台前。

量化产品业绩崭露头角

“我们是一群在市场中孜孜不倦地寻求低风险收益的人。”李玉刚说。
低风险收益,也是当前券商量化产品的主流。这一点也在10只券商量化集合理财产品的业绩中得以体现。

在去年股债双杀的市场环境中发行的10只券商量化理财产品中,除了东方红量化1号的净值为0.999元之外,其余9只产品净值均处于面值之上,其中国泰君安君享套利1号、国泰君安君享量化和国泰君安君享套利2号成立以来收益率均在3%以上,排名居前。

而在225只券商集合理财产品中,以近6个月的业绩来看,获得正收益的产品仅有34只,其中运行时间超过半年的6只量化集合理财产品悉数入列,均获得正收益。其中国泰君安君享套利1号和2号的收益率在全部券商集合理财产品中名列第二和第三。

海通证券评价道,券商量化型理财产品在国内仍是新事物,由于风险控制上的优势,因而在今年低迷的市场背景之下备受关注。从这一类型海外对冲基金的表现来看,在市场低迷之时确实能体现出其优势,但是牛市里其表现则远落后于其他类型产品,长远来看这类产品更适合风险厌恶型投资者。

追求低风险收益

如何获取低风险收益?套利、量化选股及市场中性是其中主要量化策略。

以套利策略为主的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有国泰君安证券的君享套利系列以及第一创业证券的创金策略尊享。

创金策略尊享主要通过股指期货套利获取低风险收益,在套利机会减少时主动投资,优选股票、基金等品种构建现货组合并通过做空股指期货对冲系统性风险,获取稳健收益。

而这套套利策略的基础则是基于第一创业证券自行开发的一套程序化交易系统,能够进行无风险套利与套期保值等对冲策略。此交易系统直接联系券商行情中心,能根据行情变动触发交易信号下达至交易服务器,最有效地执行投资交易,获取获利机会。

采取量化选股策略的则有国泰君安君享量化、东方证券的东方红量化1号与浙商证券的浙商金惠套利通1号。

这一策略量化就是开发数量化模型,辨别股票价格的驱动因子,例如PE、ROE等指标,以这些驱动因子作为解释变量预测未来股票价格变动从而构造投资股票组合。例如国泰君安君享量化的驱动因子就包括成长性因子、估值因子、盈利能力因子、市场情绪因子、分析师情绪因子。

市场中性策略是指通过多空反向操作,对冲系统风险而获得Alpha收益。目前实现市场中性策略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通过股指期货做空对冲股票现货头寸,二是发掘股票之间的内在联系,使用价格变动反向的股票构造投资组合对冲风险。国泰君安君享量化也是将这一策略与量化选股策略相结合。

但是,券商宽客们的目标并不仅限于此,随着量化产品逐渐受到市场欢迎,一些追求更高收益的券商量化产品也跃跃欲试。

记者从国泰君安处就了解到,国泰君安已经在紧密筹划推出另一系列的量化对冲基金君享成长,该基金将采用与国际著名的大奖章基金相似的统计套利策略,通过承担较高的风险,去获得更高收益。

公募量化基金:半量化、同质化、业绩平平?

目前公募量化基金和传统基金相比依然没有摆脱“靠天吃饭”,对于股指期货、期权等衍生工具并没有应用,创新不足,和其他方法相比量化投资并没有显示出优势

“每天早上开盘之前,量化系统会提交所有被动指数产品的当日交易清单,基金经理只需要根据不同基金的一些投资限制进行细节调整。”一位指数基金经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财商》采访时表示,这就是量化投资管理指数基金带来的变化。

这只是量化投资在公募基金运用的一个缩影。早在2004年光大保德信基金就推出了首只采用量化策略的基金——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那么,经过7年多的发展,公募基金在量化投资领域的进展如何呢?

量化期货交易的萌芽

国内期货市场最早的量化投资者主要是一批经常做内外盘对冲的现货商,如伦敦铜和国内铜之间的内外盘套利交易。

随着市场的规范化发展,以及国内期货市场交易量的逐步上升,特别是随着2000年后国内数量经济学、金融工程学等大学教育学科教学水平的提升,毕业生进入了期货行业,逐步引入了新的研究工具和研究方法。

“随着A股市场2008年进入熊市,市值保值需求凸显,一些私募基金开始对一些与期货相关的证券进行套保。但当时市场环境还比较原始,主要是一些行情软件上搭载一些技术分析指标,对风险控制、资金分配管理等方面的研究和规范化也比较薄弱。”新湖期货技术创新部总经理蔡建波博士告诉记者。

蔡建波认为,2008年后期货量化才真正迎来新发展,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研究群体更加专业化和机构化。

雷鹏也表示,当时只有商品期货,期货市场的关注度较低,总体上算是小众市场。此外由于许多品种定价权受制于国外,隔夜的跳空较为常见,所以量化投资存在较大的风险。在股指期货推出来以后,期货市场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而期货市场的整体成交量也是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多个品种成交金额居于世界前列,这为量化投资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与此同时,期货行业也有了不少变化。首先,期货公司纷纷成立了金融工程部或者投资咨询部,证券研究所与期货研究所联系更为紧密,更注重金融产品的研究;客户对于程序化交易开始逐渐认同;市场上各种量化投资平台蜂拥而出。

量化投资现状

从投资者身份来看,目前量化投资者主要人群集中在期货公司、私募基金以及券商的自营、基金公司的专户。规模上,以私募基金为主要参与群体。

蔡建波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量化交易大概占到市场交易量的20%,每年都在增加,特别是这两迅猛。”

蔡建波参考了国外量化交易的发展路径,70%的交易量由程序化交易完成,国内才刚刚起步,因此,国内的发展空间还非常巨大,产品的种类也会更加丰富,策略复杂度和交易工具的精细化也会不断提高。“我们应该把握这个行业的发展契机。”蔡建波说。

从操作风格来看,雷鹏认为,目前期货市场有四类量化投资者,分别是阿尔法产品的使用者、趋势性交易者、套利交易者以及高频交易者。

阿尔法产品的使用者,即利用股指期货与股票现货进行搭配,获得股票的超额收益;趋势性交易者,充分运用各种模型对价格进行预判,这种交易者的资金从几万到几千万都是存在的;套利交易,包括无风险的股指期现套利和统计套利;高频交易者,这种一般利用期货市场价格的微小变动进行快速交易,从而获得高收益。

从规模上来看,期现套利资金动辄上千万,而统计套利资金相对规模较小。

而在何小明的眼中,目前国内市场的量化交易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营销工具,被封装起来的核心策略大多局限于传统技术指标和均线系统的组合应用,其功能更多地体现为一个程序化交易平台,用于宣传和展示的投资绩效往往具有选择性,中长期具有较为稳定盈利能力的产品凤毛麟角。

何小明认为,国内量化交易的发展受制于两个因素:第一,交易策略的单一化,大多数程序化交易系统缺乏多元化策略库的支持,并且核心策略局限于传统技术指标和均线系统的组合应用;第二,资金规模的分散化,目前国内市场以追求高收益的中小规模散户为主体的投资者结构,以及对高频交易的限制不利于程序化交易系统的推广。

未来随着更多的金融期货产品的推出,比如国债期货推出,特别是期权产品,雷鹏认为,量化投资可能从目前单一的交易策略研究向多品种的投资组合以及产品定价方向逐渐发展。

开拓量化数据领域

“当真正开展研究的时候才发现,量化是海阔天空。”康晓阳说,在量化这一门学问中研究越来越深入之后,才真正明白,自己最初的量化市场想法、量化市场情绪的初衷,仅仅是量化这一门博大精深学问中的一个分支。

十年下来,康晓阳总结说,量化其实就是一种逻辑化的投资方法,任何投资只要是有逻辑的都可以模拟出来,这就是量化。量化可以完全做成自动化交易,也可以服务投资过程当中的每一个环节。而他发现,在所有的量化指标中,最难量化的还是市场情绪,而这也恰恰是量化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2002年回国之后,康晓阳就如同重获信仰的教徒一般,开始将他做量化的想法在国内市场中进行实践。

如何量化A股的想法和情绪?券商背景出身的康晓阳把目光投向了分析师报告。2002年他在深圳成立了今日投资财经资讯有限公司,建立了“今日投资数据库”,汇集了国内70余家主流研究机构4000多位一线分析师的最新研究报告,成为国内首个上市公司盈利预测数据库。目前“今日投资数据库”拥有研究报告超过40万份,盈利预测及投资评级数据超过900万条,覆盖95%以上的上市公司。

但在当年,国内分析师报告还没有统一的规范,没有严格的评级,每个分析师按照自己的喜好发表观点。康晓阳成立的团队最初的工作就是将这些报告搜集起来,但对这些数据的量化一开始举步维艰。

做数据的日子很清苦,一些同类的数据公司会通过私下卖报告赚一些钱,当时康晓阳公司内部也有人萌生这样的想法,但随即被康晓阳拦下了,他看到的,是更广阔的天空。他把国内所有的基金公司都拜访了一遍,了解圈内人对量化数据的要求,他一直致力于数据的建设,一直寄期望于国内量化的发展。

“直到今天,虽然2011年被称为国内量化投资的元年,但是量化在国内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康晓阳说。

国内量化投资小试牛刀

尽管康晓阳自谦为量化投资的“业余爱好者”,但他旗下的天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事实上是国内最早试水量化投资的私募公司之一,其于2006年9月份成立的深国投·天马阳光私募信托产品,更是最早的一只阳光私募量化产品。截至2012年2月3日,这只产品的累计净值达到2.14元。

利用今日投资的数据平台,康晓阳的团队把华尔街主流的量化投资模型改进成为了自己的模型,并在天马资产的产品中进行实践操作。

天马投资的量化模型是通过对中国股票市场股价动因分析,引入和开发了26种主要基于成长性的选股模型,经过量化和系统化处理形成基础股票池。研究团队调研和筛选后,形成核心股票池。在量化模型帮助下,投资经理通过对关键因子的排序组合,形成优化投资方案并实施。

康晓阳的量化投资道路也才刚刚开始,据悉,天马资产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一只市场中性策略的量化对冲产品。

“未来5年将是国内量化投资的黄金时期,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康晓阳说。

转载来自:量化与对冲

暂无评论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掘金量化社区 - 量化交易者的策略交流学习社区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